1109.jpg  

江山如此多嬌,引無數英雄競折腰

三內鼎立,風雲多變,九龍逐鹿,何者勝出?

 

重新看完了九龍策,我很感傷,九龍策並不是完全的言情,他在描寫因太子棄位而八位皇子爭皇的故事。隔了這麼多年重新把九龍策全部看完,感受是很不同的,大約在看到崩雲的時候我就想起最後登上九五的人皇子是 誰了,可是當我在看完霸王的時候,我有濃濃的說不出的感傷。我雖喜歡野焰可愛的性格、也愛懷熾的不造作的柔情,但在這九個人當中我最心疼的人卻是風准,因為他的夢比誰都珍貴。

 

當臥桑棄位遠走東瀛,舒河、律滔、朵湛站上三內之頂角逐之時,唯有一直站在司法中立的風准一心期望可以不要看到眾兄 弟廝殺,可是朝野的情勢是人心說不準的,失蹤後的風准再度回朝也加入紛爭,只因他要所有兄弟全部都要活得好好的,一個人都不能少。可是他卻高估了自己,最後沒有人死去,但他的團圓夢也一生都無法實現,他希望兄弟們還能聚在翠微宮的御園裡賞月、喝酒的夢...往後只能存於回憶,風准比誰都還愛他的兄弟們,但也比起任何人都還要承受更多的疼痛,他非得如此。

 

他必須抉擇。當野焰北上急著趕回京兆,一見到風准後當場跪下叩首,希望他能不殺鐵勒的那幕,失聲喊出那句「臣願已一命保刺王!」讓我差點飆出眼淚來...寰王野焰有多視鐵勒為大敵這朝野盡知,但一直希望能與鐵勒決一高下的野焰,要的也只不過 是希望鐵勒能認同自己罷了,對於這個把自己拉拔長大但又殘忍對待的二哥,野焰是又恨又愛,可是當他跪在風准面前時,那些往昔對鐵勒的陰影不復存在,我只看 到了他對鐵勒那份無私的愛,他不能失去鐵勒,因為鐵勒就是他的天空,他一生追尋的目標。可是當臥桑也不顧傷勢跟著跪下,說他也願已一命保刺王的時候,我想哭是因為我心疼風准,論輩份風准得喊臥桑一句大哥,可是在這誰都希望他能抉擇的時刻,他也多希望自己能不要選擇...風准留鐵勒他無法對百姓交代,但要他大義滅親他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。

 

其實沒有人真心希望兄弟殘殺,但是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夢想。臥桑不戀權勢,他渴望自由也並非是為了自 己,他給弟弟們都有機會爭皇也並非是在害他們,風准曾怨過臥桑棄位,但臥桑只在用自己的方式保全所有人;野焰身為皇八子從小並沒有在關愛中長大,他僅能靠一己之力拼命成長茁壯,或許他助律滔也僅是希望能讓鐵勒刮目相看;懷熾的心願就是成為天下第一臣,所以他把賭注投到舒河身上助南內,他雖是么子,但他的聰明狡猾連眾皇兄都不想惹;朵湛是我覺得所有皇子中最可憐的人,他的無心戀戰卻被逼出心魔,他就像下任新帝手喻的人質被困住,他一心把希望放在鐵勒身上,或許結果不如人意但終究他完成自己的使命;

 

霍韃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樣「豁達」,他雖有稱帝的兵力但他只想待在南蠻過好日子,會助舒河除了他是同父同母的弟弟之外,他也只是想報多年來替他擔下一切的舒河一個恩情;律滔雖沒有雄才大略,但他的天資聰穎和雙面性格在這場宮變中是不可或缺的,如果真的要說,他只是不希望自己輸給舒河,光是這點就足以他有理由登上東內之頂;風准是每個兄弟心中唯一的光明,律滔不希望有人傷他,朵湛不想要他也出來爭皇,鐵勒願為他做任何事,他的衛王的衛字,是捍衛法典正義,為天下蒼生謀福祉;舒河競爭為皇的理由很簡單,為了愛他願意奉獻一切,他更想證明他不是霍韃的影子,他的信念自始至終都不曾改變;鐵勒是有所有人都害怕的威脅,沒有人知道他內心真正的想法,只好戒備慎言的防著他,殊不知他只是希望有個人能懂他,他展開了雙翼保護天朝,甚至能夠將那多年的祕密壓在心上。

 

宮變之後的三年,百日之後的開封手喻,直至新帝登基...九位皇子包括最小的妹妹,他們今後的未來與命運都不再相同,有人封王、有人佐相、也有人被貶為庶人永不返天朝,這些都是當初所有人逐鹿東宮時都應當預見的未來,手足之情應放在蒼生之後,這點新帝比任何人都更清楚,也更痛苦,獲得一切也等同於失去,他無法實現的願望,從今以後,都得繼續背負下去,每一個人都在自己的天空下活著,卻不代表此生有機會再相聚。

 

太子臥桑,刺王鐵勒,震王霍韃,滕王舒河,翼王律滔

衛王風准,襄王朵湛,寰王野焰,雅王懷熾,公主戀姬

 

君臣一夢,今古空名

滄浪已遠,回繞的音韻猶在耳,故事卻已至頁底

收拾好筆墨,闔上卷册,吹熄燭火,將九龍還給煙雲

 

但是,夢裡的人,都無悔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sadejavu 的頭像
yusadejavu

一斥染

yusadejav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